凌晨時分,內急起床上廁所,上完廁所後上樓準備繼續睡覺,面對昏暗的樓梯間,本打算開燈再上樓,但又怕開燈後明亮的燈光會驚醒淺眠的母親,因此,決定摸黑上樓

在暗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樓梯上,我一步一步小心地登上臺階,就在快要走完臺階時,我心中想就要走完了,心中的緊張情緒登時放鬆,就在我舉起腳準備登上最後幾個臺階時,腳向前一伸,登時,哇!一陣劇痛由腳傳遍全身,鮮血也噴了出來,疼痛不已的我當場蹲了下來

痛苦的我吃力地撐到床邊坐下來,嘗試著舉起腳的大拇指,還好,可以動,骨頭應該沒問題,同時,血也止住了,就在我按摩腳的大拇指時,無意中碰到一個軟軟的東西,心想不妙,要開燈檢查才行,早已被疼痛佔據全身的我,一點一點地勉強挨到開關附近,開燈後低頭一看,不由地嚇了一跳,天啊!原來我的右腳大拇指的指甲竟然完全斷掉了,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傷口

驚嚇代替了疼痛 ,我癱坐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,心想到底是怎麼回事?為何會傷的如此嚴重?望著自己受傷的腳,我當機立斷,吃力地硬撐著站起來,這次顧不到是否會吵醒淺眠的母親了,我打開樓梯間的燈,扶著牆抓著欄杆一點一點地步下樓梯,雖然腳很痛,雖然好幾次差點重心不穩滑倒,但我都硬撐下來

終於,我撐到客廳了,開了燈拿出急救箱來,當我把酒精倒到傷口時,哇!超痛地!我差點叫出聲來,好不容易傷口和血痕清理乾淨了,而劇烈的疼痛也讓我流了一身的冷汗,當我用因劇痛而顫抖不已的手拿起消炎粉噴在傷口上後,卻發現沒有砂布和繃帶,這怎麼辦呢?只好暫時先用面紙包住,一切等天亮再說吧!

回身看了牆上的時鐘,時間是凌晨四點多,全身疼痛的我,虛脫的我吃力地躺在客廳沙發上,本想繼續小睡片刻,卻因傷口的疼痛而無法完全入睡,就這樣半睡半醒之中時間緩慢地過去了,一直到我媽叫醒我,問我為什麼會睡在客廳?腳為什麼用面紙包住?我很吃力地用很微弱的聲音告訴她整個事情的經過,我媽聽完後用略帶責備的口氣說:傻孩子,你受傷了怎麼不叫醒我呢?你這個樣子我看了有多心疼啊!我聽媽說了這番話也不敢說什麼

吃完早飯後,媽馬上聯絡家庭醫師為我看診,而醫師說因為要照X光要確認骨頭是否有損傷要我去他的診所,媽本來要送我去,我說自己去就可以了,到了診所後,醫師馬上為我的右腳大拇指照X光,還好,骨頭沒受傷,當醫師將面紙很小心地弄下來之後,看到我的傷口時,很驚訝地問我怎麼會傷的這麼嚴重?無言以對的我也只有苦笑了

包紮好傷口後,醫師交代我:傷口不能碰水,水產類不能吃,腳少活動多休息,要多補充含鈣的食物,消炎和止痛藥要按時吃,藥吃完要馬上來給傷口換藥....我的天啊!醫師交代了一大堆我哪能全記住啊!只有盡力配合做一個好病患了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
小草

小草的部落格

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